成年子女免除扶養義務

受害子女對加害父母還要負扶養義務嗎?

受害子女對加害父母還要負扶養義務嗎(一)?

【真實案例】
甲女天生缺左手掌,襁褓時即遭生母乙女遺棄,乙女因而經法院判刑。嗣乙女於民國98年間,向33年未曾謀面之甲女訴請給付扶養費。(來源:自由時報電子報,2009/3/31)
【分析】
一、以前成年子女遇到上述情形,只要父母不能維持生活,對如此不盡責之父母仍負有扶養義務,就算成年子女因負擔父母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也只能減輕其義務,不能免除(民法第1115條、第1117條、第1118條參照),但這樣的規定就本件而言,顯有違國民法律感情,而且父母如對子女作出更糟糕的事,像是性侵、家暴、推入火坑等等(已非鮮見),法律還要「無辜」的受害子女對如此「不是」的加害父母負扶養義務,如何能期待人民信賴法律是保護受害者?其次,就繼承權而言,繼承人如對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繼承人喪失其繼承權(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參照),也就是說,受害子女尚得在上述受虐、受辱的情形下,可以不讓加害父母繼承其遺產,何以扶養義務部分卻未考慮及此,法律規定亦有漏洞之處。
二、更嚴重的是,刑法第294條第1項規定:「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95條規定:「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前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上述規定並沒有將子女曾受父母遺棄、虐待等不法情事排除在外,也就是說,受害子女對於無自救力之加害父母,消極不為生存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時,仍會觸犯刑法遺棄罪,而且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刑期自九月起跳(另遺棄罪非告訴乃論),受害子女除被「不是」的父母蹧蹋外,還要被國家權力懲罰,真是情何以堪!
三、不過上述不合理情形,在99年1月民法、刑法增訂相關條文後,已作修正,簡單來說,就是受害子女在一定的情形下,得以減輕或免除對於「不是」父母的扶養責任,以及免除消極遺棄罪的刑事責任,其中在民事方面:
(一)依99年1月27日增訂公布的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以加害父母、受害子女為例,說明如下:
父母有下列情形之一,由子女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子女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
1、父母對子女本人、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
2、父母對子女本人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父母對子女本人有上述情形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子女扶養義務。
(二)簡言之,父母對子女本人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或對子女本人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由子女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者,子女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如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子女扶養義務。其次,父母並非對子女而是對子女的配偶、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如父親僅對母親家暴),由子女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者,子女亦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養務。

【法律規定】

民法法律規定

第  1115   條

 

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時,應依左列順序定其履行義務之人:
一、直系血親卑親屬。
二、直系血親尊親屬。
三、家長。
四、兄弟姊妹。
五、家屬。
六、子婦、女婿。
七、夫妻之父母。
同係直系尊親屬或直系卑親屬者,以親等近者為先。
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而其親等同一時,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分擔義務。

第   1117   條

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
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
第   1118   條 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其義務。但受扶養權利者為直系血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

 

刑法法律規定
 第   294   條 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95   條 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前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99年1月27日增訂公布之民法第1118條之1
第   118-1   條 受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負扶養義務者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
一、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
二、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其扶養義務。
前二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為負扶養義務者之未成年直系血親卑親屬者,不適用之。
  理                由 一、本條新增。
二、按民法扶養義務乃發生於有扶養必要及有扶養能力之一定親屬之間,父母對子女之扶養請求權與未成年子女對父母之扶養請求權各自獨立(最高法院九十二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參照),父母請求子女扶養,非以其曾扶養子女為前提。然在以個人主義、自己責任為原則之近代民法中,徵諸社會實例,受扶養權利者對於負扶養義務者本人、配偶或直系血親曾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條第一款所定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或對於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之情形,例如實務上對於負扶養義務者施加毆打,或無正當理由惡意不予扶養者,即以身體或精神上之痛苦加諸於負扶養義務者而言均屬適例(最高法院七十四年臺上字第一八七○號判例意旨參照),此際仍由渠等負完全扶養義務,有違事理之衡平,爰增列第一項,此種情形宜賦予法院衡酌扶養本質,兼顧受扶養權利者及負扶養義務者之權益,依個案彈性調整減輕扶養義務。
三、至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第一項各款行為之一,且情節重大者,例如故意致扶養義務者於死而未遂或重傷、強制性交或猥褻、妨害幼童發育等,法律仍令其負扶養義務,顯強人所難,爰增列第二項,明定法院得完全免除其扶養義務。
四、又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爰仿德國民法第一千六百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增列第三項,明定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不適用於受扶養權利者為負扶養義務者之未成年直系血親卑親屬,以保護未成年子女之利益。

 

資料出處  屏東地院檢察署
http://www.ptc.moj.gov.tw/ct.asp?Item=214411&ctNode=7933&mp=022
廣告